开元棋牌辅助透视

攥指为拳 聚反腐合力

来源:南粤清风网  作者:  时间:2017-7-20

  在反腐败这场嗅不到硝烟味儿的战争中,审计这一“侦察兵”的身影不时掩映在纪检、反贪机关强势突围的姿态里。虽然低调,但专业的审计工作者往往能凭借敏感的嗅觉甄别和提取隐暗的线索,使纪检监察机关的监督与查案工作如虎添翼。

  纪检与审计的“好拍档”关系,在一些先行试水合署办公的地方愈加凸显。

  深圳龙华新区纪工委对民治办事处牛栏前“村长”钟伟球的查处即是一例。2013年6月,龙华新区纪工委派出办案组,对钟伟球的严重违纪行为进行案件调查。新区审计、案件部门联合行动,通过约谈公司财务人员,检查会计账簿,核对租赁借款合同,分析银行账户往来明细,实地查看工程项目施工现场等方式开展工作,以公司项目运营为主线,重点从资金流向分析查找案件线索,查证了高息借款、挪用集体资金、侵占集体资产等案件线索,为案件突破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龙华新区纪检监察局负责人看来,审计、纪检监察协同作战,有的放矢深挖案情,达到了事半功倍之效,充分发挥出新体制的优势。

  近年来,随着一些地方开展大部制体制改革,纪检监察和审计合署办公的模式效应逐渐扩大,而珠海横琴新区和深圳前海这种以香港廉政公署为模版的大胆探索更是备受关注。一方面,横向整合、联合反腐的威力被越来越多的工作成效所佐证,而另一方面,针对这一改革的争议也在不断发酵。

  

  突破藩篱 摸石过河

  如何在现有法律框架下突破体制障碍,这或许是基层机构改革面对的首要难题。

  这个难题对于深圳前海廉政监督局而言更为突出。为实现监督力量的整合,深圳迈出了惊动四方的一大步,在廉政监督局将纪检、监察、公安、检察、审计等五个监督部门集为一体,破解了监督分散的难题。然而,从构想变为现实的过程并不顺利。当时,由于法律上的限制,最高检察院多次与深圳联系,对检察人员划入前海廉政监督局提出质疑。据深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丘海介绍,他们在制度设计上使用了“派驻”的概念,在保证公安、检察、审计人员独立执法的基础上,实现了监督力量的整合。这一点成功说服了最高检察院。

  作为一个通过借鉴香港经验来为内地改革寻路的试验区,大胆探索新体制的前海先天就具备难以复制的优势。三年多以前,佛山市纪检监察干部业务研修班成员在党报上发文公开呼吁,将市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反渎职侵权局与监察、审计职能重组合并,组建市监察审计和反贪局,与市纪委合署办公。随后,佛山检察院公开表示,人民检察院与纪委、政府监察部门的关系涉及司法体制、党委体制、政府体制,三者关系宪法和法律有明确的定位、分工。改革这种关系并非由地方决定的,司法职权的行使是由法律严格规定的,不可随意尝试改变。这个轰动一时的改革构想最终以折戟沉沙而告终。

  在此之前,佛山市顺德区于2009年9月实行以大部制为重点的行政体制改革,并以建立“大监督”体系为目标,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整合党委和政府的监督机构,组建顺德区纪委、政务监察和审计局。2010年6月,佛山市其他四区依照顺德区模式完成机构改革。

  如果说纪检监察机关与反贪局合署办公将打破现有体制平衡,那么相形之下,纪检监察与审计在基层的“联姻”则简单得多。但这并不代表改革背后没有争议。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刘国常认为,这次改革并没有对审计与纪检监察部门的职能进行有机整合,而是简单的机构重组、部门相加,而且审计机关既隶属于政府部门,又隶属于党委部门,使审计机关在组织结构上更为复杂,审计工作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其他行政机关及党委机关的干涉,使本来就已弱化的审计独立性受到更大的负面影响。

  

  职能互补 相得益彰

  尽管如此,但从目前广东一些先行试水合署办公地方的运行效果来看,“纪检监察+审计”的“强强联合”不乏亮点。其中一个裨益在于,这种模式有效解决了监督力量不足的问题。

  深圳光明新区党工委委员、纪工委书记罗晓波认为,在现实中,审计的虚化和监督的弱化饱受社会各界批判,这些问题都直接促成了两者合署的现实可能性。作为深圳最早设立纪检监察审计局的功能新区,光明新区7年下来已形成了别具特色的监督体系。通过证据收集“互帮”、案件定性“互助”、人员角色“互换”,“纪检+审计”的模式屡屡突围,成功查办了多起违纪违法案件。例如,该局在对行政服务大厅土建工程审计时发现多付工程款问题,立即启用纪检监察手段督促整改,效果明显;发现某自来水公司资金管理不规范等违纪违法问题后,审计人员发挥专业特长及时介入调查,对涉案的4名责任人作出了立案和组织处理的决定。通过纪检监察和审计一体化,使经济案件线索查处落实到位,审计参与案件检查工作的深度和广度不断拓宽。

  与绝大部分地方一样,佛山在实行纪检监察与审计大部制之前,一些专项审计、离任审计的结果往往被有关部门所忽视,纪委办案则经常需要商请审计协助甚至外聘社会中介审查相关账目。如今,通过内部的“化学效应”,一方面审计以其专业优势增强了纪委查办案件的财务检查力量和力度,同时拓宽了案件线索来源;另一方面纪检监察以其丰富的办案经验开拓了审计工作的视野,丰富了审计监督的手段。两种监督手段实现了优势互补,资源共享,信息互通更加及时高效,增强了监督的执行力度和效果。

  丘海认为,从目前各新区的实践情况来看,通过整合监督力量,有利于案件调查和审计结果的运用,较好地解决了审计监督“不硬”、纪检监督“不精”的问题。

  

  统筹协调 高效反腐

  当然,合署办公的优势还不仅表现在解决基层现有监督力量不足之上。一旦整合资源,反腐败工作就如同驶上了快车道,办事效率大大增强,威慑力不可小觑。

  从市纪委跨越到前海廉政监督局,黄文雅对于两种体制下迥然有别的办案效率深有体会。作为案件调查处处长,他认为资源整合后的廉政监督局其中一个优势就在于其“前店后厂”、联合出击的工作合力。他告诉记者,表面上看,监督局的工作人员十分精简,但实际上,由于它整合了纪检、监察、检察、公安、审计等监督部门,其统筹协调能力非常强,在查办案件过程中往往能实现不同环节、不同部门的无缝对接,而且能够较便捷地动用其他部门的相关资源,省却了递公函走程序等步骤,办结案件干净利落,也避免了之前检察院介入领导干部职务犯罪案件的办理需在纪委办案之后重新审查的重复劳动。 

  一些在大部制中进行合署改革的地方也尝到了高效反腐的“甜头”。通过统筹协调,既办理了案件,又保护了群众利益,教育挽救了新区的干部,维护了干部队伍稳定。例如,光明新区曾协调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宝安区法院妥善处理了某公司股权纠纷案,协调宝安区检察院妥善处理了某村民诈骗案,协调市检察院、罗湖区检察院积极稳妥的处理了某集团系列案件,协调上级有关部门妥善处理了个别信访件等,作用非常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高速运转的工作模式并不是以完全内化某一部门,牺牲其独立地位为代价的。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先耀在一次内部会议上一再重申:“不是说要把审计吃掉,而是三块牌子都保留,内部人员统筹使用,内设机构相对独立。”

  机构改革的实质,在于高效助推反腐败斗争的工作进程,是有机整合而非盲目吞并,各行其职而非以谁为大。一个指头的力量再大在拳头面前都显得弱小,而只有握紧拳头,才能更有力地出击。


关闭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