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棋牌辅助透视

国际反腐面面观:国外亦非“净土”

来源:新华网  作者:  时间:2017-7-20

  核心提示:腐败就像一个纠缠不休的幽灵,堪称举世流行的“瘟疫”,严重威胁着各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安定,侵蚀着执政党的执政基础,对一个国家的危害不言而喻。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国外又是如何反腐的呢?

 

  美国:

  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分属行政和司法体系,本应相互制约,但当两者协同腐败时,那就相当危险,表明不同行业对腐败已达成某种默契,人们对腐败的心理防线在后退,依靠职业分工抵御腐败的能力在退化,社会腐败程度在加深。

  案例一:

  2011年10月,美国发生了一起“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合同招投标欺诈与贿赂案”。美国陆军工程兵团技术顾问兼合同项目经理克里·坎及15名联邦合同招投标官员通过收受贿赂、回扣及其他内幕交易,将一个数十亿美元的军方合同非法承包给“关系户”,从中收受好处,五年时间内侵吞了3000多万美元公款。目前,涉案人员及6个涉案公司均已认罪,其中,本案主犯、美国陆军工程兵团前主管克里2013年被判19年监禁。详细

  案例二:

  美国联邦调查局日前搜捕了3名涉嫌贪腐的公职人员,他们分别是北卡罗来纳州最大城市夏洛特市市长帕特里克·坎农、纽约州州众议员威廉·斯卡布罗和加利福尼亚州华裔参议员余胤良。一时间,民主党多名官员涉腐成为美国的新闻焦点。详细

  案例三:

  不久前,得克萨斯州卡梅伦县发生了一起触目惊心的腐败同盟案,涉及该县立法、行政、司法三方面人员,他们相互勾结,玩弄司法于股掌之上。在该县一起意外致死案中,律师借助前议员的影响力,把案件分配到特定法官手上,检察官和法官则收受被告人的贿赂,滥用诉辩交易,故意重刑轻判。最终,该案50万美元的和解金中,被害人家属拿到30万美元,检察官收取回扣8万美元,法官获得了1万美元,而凶手居然逃之夭夭,至今仍未被抓获。详细

  日本:

  在日本,基层行政体系总体相对清廉和有效,且受到了相对完善的监督。但是,在整个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运行过程中,仍有一些腐败的重灾区,政治资金就是其中的典型领域。

  案例一:

  据日本《读卖新闻》2月21日报道,在1月26日投票和开票的青森县平川市市长选举中,该市5名议员被怀疑有违反《公职选举法》的嫌疑。2月19日,青森县警方搜查2课和弘前警署等以该市议员山田尚人等5位议员涉嫌行贿受贿,违反《公职选举法》为由将5人逮捕。详细

  案例二:

  据参考消息5月22日报道,2013年12月,时任东京都知事猪濑直树向东京都议会议长提出辞呈,以承担因非法收受政治资金引发重大丑闻的责任。此时,距离他当选东京都知事刚满一年。详细

  案例三:

  瑞士制药商诺华公司宣布,由于旗下日本分公司被指有违规参与临床研究和隐瞒药物副作用等行为,该分公司社长二之宫义泰和一名副社长引咎辞职。

  诺华公司制药部门总监戴维·爱泼斯坦在东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说,这种行为“不可接受,违反了公司的行为准则”,两名高管已引咎辞职。公司同时决定冻结在日本开展临床实验的经费。

  这项丑闻是对这家制药巨头的又一大打击。不到两个月前,东京检察人员搜查了诺华的东京办公室,调查公司是否夸大降压药“代文”的疗效。详细

  俄罗斯:

  俄罗斯为惩治腐败连出“组合拳”,从要求官员放弃海外银行账户,到罢免申报财产材料不实的高官,再到总统亲自参与调查贪官,一系列举措可见俄政府的反腐决心。

  对于俄罗斯而言,反腐既是老任务,又是新挑战。

  案例一:

  2014年2月,俄联邦侦查委员会主席亚历山大·巴斯特雷金向媒体记者通报2013年腐败案件调查情况。

  他说,相比2012年,2013年涉及腐败的刑事案件立案数量增加30%。去年,这一委员会收到超过4.5万份腐败控诉,立案调查2.8万起腐败案件,比2012年多1万起。

  同在今年2月,俄罗斯军方首席调查员亚历山大·索罗奇金在接受《俄罗斯报》采访时说,2013年,共有7起针对陆军和海军上将的腐败案立案调查。详细

  案例二:

  普京强调,腐败是俄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重大障碍”。俄总检察长柴卡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腐败给俄造成的损失高达210亿卢布(约合7亿美元),而反腐刑事调查挽回的损失只有10%。

  德国

  德国一向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为廉洁的国家,它是“透明国际”公布的16个世界上最清廉国家之一。似乎这个国家根本没有政府官员滥用职权、以权谋私的现象。这在西方被归结于民主、法治、制衡、监督、公开、透明和教育的结果。其实这并不是事实。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德国爆出一系列腐败丑闻。有政客“弃政从商”的“旋转门”现象,也有政客或名人逃税事件。德国清廉形象因此受损。

  在德国慕尼黑,西门子公司总裁彼得·勒舍尔(左)和监事会主席格哈德·克罗默准备出席新闻发布会。当天,西门子公司宣布,将向美国和德国方面支付巨额罚金,了结困扰公司两年多的贿赂案。

  案例一:

  2013年12月,德国大联合政府成立,一直担任默克尔总理办公室主任的波法拉因在美国窃听德国事件中工作不力,被迫下台。波法拉表示,卸下重任之后只想担任国会议员,并争取时间享受天伦之乐。然而,事隔不到一个月,媒体就披露,波法拉将要接任具有国资企业背景的德国铁路公司董事一职,负责对德国政府和欧洲联盟高层的公关工作。这一消息在德国引起了轩然大波。无独有偶,半年前,德国总理府国务部长冯·克莱登就曾“弃政从商”,进入德国奔驰汽车公司任职。详细

  案例二:

  欧洲联盟一份腐败调查报告显示,德国反腐水平优于欧盟国家平均水平,但是受其政治社会现实影响,仍然存在议员受贿不算刑事罪、官员卸任后无需“冷却期”便可直接供职于私营机构等弊端。

  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反腐机制改革,往往缘于腐败大案的“倒逼”。正如西门子公司一名高管所说,是抓住了"好危机"带来的机遇”。

  希腊:

  近几十年来,腐败渐渐成为希腊社会的痼疾,而它也成了把希腊推向现代史上最严重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

特恩戴斯先生谈希腊反腐败问题。(陈占杰)

  案例一:

  希腊在摆脱债务危机中祭起反腐败大旗

  2013年10月7日,希腊前国防部长措哈佐普洛斯因洗钱和在军事采购中受贿被判处20年监禁。这位前高官成为近年来因腐败被判刑的最高级别官员,同时也显示出希腊政府在应对债务危机的过程中高高举起了反腐败大旗。

  希腊透明国际主席科斯塔斯·巴库里斯(Costas Bakouris)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腐败是导致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过去约30年来,历届希腊政府都缺乏透明度和公信力,其结果就是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

  巴库里斯说,腐败侵蚀了多个公共部门,私营部门也未能幸免,而情况最为严重的是医疗保健和财政管理领域。他举例说,仅逃税一项,每年就使希腊损失120亿欧元的财政收入,本来这笔钱可以让希腊的财政状况不至于那么差。详细

  以色列:

  以色列国家层面的官员,通常会受到比较严格的监督和审查,而且时刻处在媒体舆论聚光灯下,这让高官的行为多少有些顾忌。相比之下,以色列的腐败现象主要出在基层。令人震惊的是,以色列全国250多位市(镇)长中,受刑事调查的超过五分之一。究其因在于,以色列的行政体制和法律制度存在相当大漏洞。


奥尔默特3月31日特拉维

  案例一:

  以色列前总理奥尔默特因受贿罪获刑六年

  以色列特拉维夫地区法院5月13日宣布,以受贿罪判处奥尔默特入狱6年并处罚金100万谢克尔(约合29万美元)。奥尔默特由此成为以色列1948年建国以来首名因腐败获判的前总理。该案法官戴维·罗森说:“一名公职人员收取贿赂类似于叛国者。”奥尔默特案是以色列历史上最引人注目的贪污案之一,马拉松式的审理耗时多年,迄今尚未了结。详细

  结语

  梳理这些文章可见,其中所涉的他国反腐经验宽泛而详尽,覆盖了各国处理选举丑闻、官员性丑闻,以及国外政党自身执纪监督规定、腐败和经济建设问题等。

  反腐败是对权力掌握者的监督和制约,这就决定了监督机关必须独立、高效、权力集中,有能力冲破公权力的干扰和关系网的阻挠。 


关闭
官方微信